关灯
护眼
    如玉瞪她,刚想开口说说妹妹,就见左丞相钟子默朝她们这走来。她惊讶的问道:“钟丞相,你怎么也来了?”

    钟子默一脸受了打击的神情,语气不稳的说道:“下官尚未成亲,年龄也才二十有九,怎么就……不能来了?”

    他下了朝就过来了,也在他们附近呆了很长时间。可惜他们一群人压根就没把其他人放在心里,并没有注意到他。

    从司马如梦替司马如玉对裘碧告白、求亲,他就一直憋着笑。要不是亲眼所见,他真不敢相信这一群高高在上的天子骄子,在感情方面,竟纯情得让人无语。这其中最让他感到意外的就是薛念和司马如玉。一个迟顿得令人发指,一个神经大条得……让他觉得可爱!

    如玉尴尬了,急忙想解释:“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其实……”

    哽拉了半天,还是解释不出来。偏偏钟子默还一脸哀怨的看着她,继续小声问道:“难道下官长得很老?老得来参加桃花宴很奇怪?”

    如玉彻底无语了,求救的看向如梦。

    如梦抚额,这个丞相怎么这么玩世不恭?特地过来就是为了逗她这个傻姐姐吗?

    无奈归无奈,救场还是要救的。她一脸天真的对着钟子默笑道:“丞相哥哥可冤枉姐姐了。姐姐是觉得像丞相这般成熟、英俊又有身份的人,青睐你的女子肯定排到城外去了,哪里还用得着来参加这桃花宴?”

    钟子默确认般的看向如玉,如玉立刻连连点头。她真受不了一个男子这么哀怨、难过的跟她讲话。

    得到满意答案,钟子立刻一扫脸上的哀怨,神采翼翼的说道:“刚刚听如梦郡主的琴音,可真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不知道郡主能否再弹奏几曲,让下官饱饱耳福?”

    明白这个像狐狸一样的丞相不好打发,如梦也就没拒绝,笑眯眯的点头。她也想知道他缠上她们是为了什么?

    裘碧离开桃园后,就直奔皇宫。

    她现在满脑子想着,早点找到凌思,早点离开。这个帝都她多呆一刻,也就多难受一分。

    到了龙吟殿,没看到行歌人,裘碧一直压抑的火气又上来了,她怒叫道:“皇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