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那声音轻佻之中又带着几分自信,只见出现在他们之间的是一个陌生的男孩/女孩,看起来大约在十四、五岁左右,漆黑如点墨的长发绑成了简单的马尾发型,湛蓝的双眸即便是夜色也无法遮蔽那光彩。

    只是远野志贵注意到他有着喉结,应该是男孩子,但是从面容上来看,又有些过于阴柔了,带着十足的女性美。

    他穿着一身简单的运动服,然后拔起了那把起码看起来有着两米,比他还要高出不止一头的野太刀,随意地挽了个刀花,遥遥指着弓冢五月。

    “你是谁?!”

    弓冢五月咬牙切齿地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少年,被斩断的手臂蠕动着,然后快速的恢复如初。新笔趣阁

    “问别人名字之前,我想先自我介绍一下应该是基本的礼仪。”

    神秘少年撇了撇嘴,似乎很不在意,只是上下打量着弓冢五月,最后落在了她尖锐的牙齿上,忍不住发出了惊呼。

    “你应该就是货真价实的死徒吧,看起来真的很厉害呢,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死徒。”

    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弓冢五月已经冲了过来,白皙纤长的手掌变成了利爪的模样,毫不留情地抓向了神秘少年的心脏。

    “喂——你真的很没有礼貌诶。”

    神秘少年不满地抱怨着,横刀挡下了弓冢五月的利爪,只见利刃与钢铁发生了碰撞,迸发出了明亮的火光,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他们就已经交手数十个回合。

    远野志贵呆呆的看着,他只能看清那两团模糊交织的身影,以及那不断迸发的火光。

    “唔——”

    伴随着弓冢五月的一声痛呼,这场交手短暂的分开了。

    只见神秘少年的长刀在弓冢五月的身上留下了道道伤痕,不断地渗着血液,一些伤势更是深可见骨,正在缓慢地恢复着。

    而神秘少年看上去则是毫发无伤,甚至就连衣服都没有脏,气息也很平稳。

    “我有点失望。”

    他缓缓地挥刀,将刀刃上沾染的血迹甩掉,看着眼前的弓冢五月,微微摇了摇头,似乎有些沮丧。

    “明明书上说死徒是很危险的,如果这么弱小的话,就算战胜了你,也根本体现不出我的实力嘛,弄不好还要挨母亲大人的一顿教训。”

    “你究竟是什么人,是教会的代行者吗?”

    弓冢五月微微喘息着,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神秘少年,试图用言语来拖延时间,调动自己吸收的血液来恢复伤势。

    只是自己并没有吸收太多的血液,作为吸血鬼来说,她还是太过于稚嫩了些,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发挥自己的实力。

    她盯着神秘少年的眼睛,试图发动自己前不久才发现的特殊能力,只是一直无往不利的能力,如今却悄无声息的失效了。

    “死徒的标配魔眼【魅惑之魔眼】吗?”

    神秘少年一眼就看穿了弓冢五月的神秘能力,再次摇了摇头。

    “你的魔眼对我是无效的,如果是更成熟的死徒或许还有那么几分可能,但是伱的魔眼太过于孱弱了。”

    “唔……”

    听到了他的话,弓冢五月露出了气急败坏的模样。

    “而且我也不是教会的代行者,应该说我们家对教会的感觉并不是很好,因为父亲大人很讨厌教会,母亲大人虽然不至于讨厌教会,但也对此无感……至于我的身份——”

    说到这里,神秘少年忽然露出了笑容。

    “你可以称呼我路过的正义伙伴。”

    “去死吧——!”

    弓冢五月嘶吼着挥舞着利爪,面容狰狞。

    “啧——还真是没有礼貌呢,算了,下一击就此诀别吧。”

    神秘少年小声嘟囔着,目光随之变得深邃,就连整個人的气势也随之发生了变化,虽然现在是秋季的深夜,但是让人感觉起来简直就像是凛冽的寒风呼啸而过一般,直接来到了凛冬。

    远野志贵微微颤抖着,背后汗毛乍立。

    虽然没有接触过,但他本能的知道,这就是杀意,下一击就是必杀,他仿佛已经能看到弓冢五月被那一剑斩杀的未来。

    他不想看到那样的未来,身体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

    伴随着利刃切开血肉与骨骼的微小声响,赤色的华美花卉盛开在夜色之中。

    “志贵……君……”

    被推开的弓冢五月怔怔地看着挡在他身前的远野志贵,温热的鲜血洒在了她的脸上,那浓郁的血腥气足以激起吸血鬼对于血液的渴望,但是现在的她却根本顾不上这些。

    映入眼帘的,只有那切入了远野志贵身体的血色长刀,那血液在不断地涌出,仅仅几秒钟的时间就在脚下汇聚成了一汪血泊。

    不仅如此,怔住的不仅是弓冢五月,还有那个神秘少年。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弓冢五月伸出手想要靠近远野志贵,结果却又缩了回来,看起来几乎要哭出来一样。

    “因为,因为我答应要救你的……而且,而且……我,我也喜欢弓冢……所以就这样,就这样做了……咳咳……”

    远野志贵勉强露出了一抹笑容,同时剧烈的咳嗽着,大口大口的血液从嘴里溢了出来。

    疼痛感已经从身体被逐渐抽离了,他只感觉到寒冷包围了自己,眼前像是被拉上了漆黑的纱帐一样,即将坠入那名为死亡的幽谷。

    “弓冢……”

    看着看着为自己伤心流泪的少女,他知道就算是变成了吸血鬼,但她依旧还有着人类的心,并没有彻底地沦为吸血的怪物。

    “真是太好了……”

    他无力地闭上了眼睛,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妹妹,以及还有琥珀与翡翠。

    【如果自己死掉的话,秋叶她们应该会很伤心的吧,还真是抱歉呢,明明自己还想着帮助她们做些什么……】

    远野志贵的心里满是遗憾,但也许这就是现实,意外总是贯穿人生的始终,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死亡就会造访。

    “志贵君!志贵——!!”

    他隐隐的听到了弓冢五月的哭声,嘴唇翕动着,想要说些安慰的话,却又一点力气也没有,只是感觉自己的意识在不断地沉沦。

    ———最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

    不知过了多久,远野志贵缓缓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夜空上无尽的繁星。

    【自己这是已经死了吗?】

    这样的想法刚刚从脑海里浮现,自己就被紧紧地抱住。

    “太好了,太好了,志贵君回来了……!”

    这是弓冢五月的哭声,他绝对不会听错,看着紧紧搂着自己的弓冢五月,远野志贵的脸上也只能露出无奈的笑容,伸出手来轻轻地拍了下自己的后背。

    “那个……弓冢同学,能稍微轻一点吗……我有些喘不上气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