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对于澈,陆隐自然是不信任的,所以与参与不可知战场一样,返回三者宇宙,又见到了青草大师。

    青草大师愣愣看着陆隐:“又怎么了?”

    “陪晚辈再去一个地方。”

    “该换人了。”

    “前辈最合适。”青草大师陷害过迷今上御,但本心是要保灵化宇宙,现在没什么比保住自己更能保灵化宇宙的了。

    有时候救命的绳索未必一定要交托给信任的人,也可以交给有利益牵绊之人,利益往往比承诺更靠谱。

    青草大师无奈:“能不去吗?我也要修炼,灵化宇宙这边还有很多小辈等着教。”

    “前辈,请吧。”陆隐取出至尊山。

    青草大师苦涩摇头,进入。

    达到永生境层次,他就没见过陆隐这种人,强人所难。

    那些永生境强者哪一个没有高手风范?

    此子修炼时间极短,做事毫无风度。

    接下来是扛天永生,不用说了,直接进去,压根没有拒绝的余地,陆隐想‏‎‏‎‏​‎‏‎​‏‏‎‎‏‏想还是不够,对了,巴月,这女人来了三者宇宙不能什么都不做吧。

    想到这里,陆隐找到巴月,让她跟随去一个地方。

    巴月拒绝:“不去。”

    陆隐取出至尊山:“自己进去,别逼我动手。”

    巴月愤怒:“你没有权力限制我的自由。”

    “错,我带你去方寸之距,恰恰是给你自由。”

    “我说了,不去。”

    陆隐抬手抓向巴月。

    巴月从未真正与陆隐交过手,但在星下红衣宇宙看到了陆隐压制并序,还能从红侠眼皮底下逃走,知道不是对手,可即便如此她也要维护自己的尊严。

    不久后,至尊山内,巴月怒极,仰头望着,很想骂出声,却也充满了无力。

    太无力了,明明是个无赖怎么会那么强?强的可怕。

    带着三个永生境,应该算安全了,哪怕澈冒着破坏不可知规矩的风险对付他,三个永生境带来的因果束缚够它喝一壶的。

    一次次瞬移,澈给的坐标方位比较远,数十次瞬移后才到。

    陆隐望着前方横卧星穹的巨大城池,这里是,洞虚山?

    大毛说过,澈是洞虚山山主。

    可眼前明明只是一座城池。

    这时,虚空扭曲,一道人影走出。

    陆隐望着来人,记忆浮上心头,意识宇宙,他第一次见到澈,得到了澈的解惑,澈,是他遭遇的第二个永生境,而那时他根本不知道永生境之间差距可以大成那样。

    若青草大师与澈一战,挥手就被灭了吧。

    澈笑眯眯看着陆隐,黑白相间的长袍衬托出亦正亦邪的气质,面对陆隐,点点头:“你来了,好久不见,陆隐。”

    陆隐看着澈:“真的好久不见了,上次一别还是意识宇宙,一千多年了。”

    澈道:“是啊,一千多年,对于你来说很漫长,可对于我,不过眨眼间。”

    “我要多谢你赐予灭无皇自保的力量,它以这股力量保住了我的宇宙。”

    “灭无皇?”陆隐于虚空画出了灭无皇样貌。

    澈看到了,笑道:“原来是它,很有礼貌的小家伙,谦逊又诚实,我挺喜欢的。”

    灭无皇,谦逊?诚实?陆隐怪异,但想了想也合理,谁敢在你面前不谦逊不诚实?

    “你要给我的是什么?”陆隐问。

    澈指着前方巨大的城池:“就是它,相城。”

    陆隐瞳孔一缩,震撼望着前方:“相城?”

    “看来你知道了。”澈笑道。

    陆隐怔怔望着澈,相城,蓝蒙告诉他九垒文明有九大镇器浊宝,其中第五壁垒的镇器浊宝就叫--相城。

    他怎么都想不到眼前这座城池居然是相城,而澈要给他的,居然就是相城。

    他不敢置信看着澈。

    澈与他对视,目光坦然:“这是第五壁垒镇器浊宝,现在,归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