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里应该安全了。

    山间崎岖小道上,白夜孤身一人。

    他四处瞅着,找寻魂石。

    虽然魂府重铸,但对魂力的感应并未减弱,整座大山都充斥着浓厚的魂力,在这种地方藏匿一名魂修者很容易,但藏块石头就更简单了。

    只是没走几步,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飘了过来。

    白夜神经一紧,将手按在腰间,步伐放缓,一点点的朝前靠近。

    但看前头道路上纵横交错躺着大量的尸体,鲜血流了一地,每一具尸体上都布满了刀剑痕迹,死状凄惨。

    白夜心头涌起些许不适,走过去打量,是其他宗派的弟子,这才刚刚上山,就惨死于此,当真不幸。

    不过能这么快将这里的三十余名魂修者抹杀,对方人数必然不少,或许,也有可能是强大的魂修者。尽管众宗之间立下了规矩,不得派遣气魂境以上之人进入此处,但难以保证不会有强者混入其中。

    这是上山唯一一条路,改道不了。

    他定了定神,继续前行,神经绷紧。

    然而前行不过百米,阵阵喊杀声与兵戈碰撞声便响了起来。

    白夜闻声,贴着山壁朝那边望去。

    但就在这时,旁边传来异象,一名魂修者竟从旁边的岔道冲了出来,举着把大刀,恶狠狠的朝白夜劈来。

    白夜神情冰冷,惊鸿步法施开,躲掉大刀,同时手掌一抹,雪芒乍现,软剑如毒蛇抹向那人脖子。

    噗呲。

    那人手中刀一滑,捂着脖子朝后倒去,鲜血喷涌而出。

    一击斩杀!

    “谁?”

    那边的人立刻察觉到白夜。

    “混账,还我二弟命来!”一名浑身黑衣的男子大怒,朝白夜冲去。

    白夜心里震怒无比,这好端端的走着山路,就被别人提刀相见。

    他也不后退,重新将剑收起,踏步上前。

    “居然收起武器?狂妄!给我死!”

    黑衣男子双手握着大刀,一跃而下,霸气的大刀狂如猛虎坠下。

    白夜侧闪,刀锋坠地,竟将大地轰出裂缝。

    他暗哼一声,臂膀一动,软剑再出,出击瞬间,寒芒爆发,宛如闪电袭向那人心脏。

    然而...

    铛!

    软剑刺于其心,却发出脆耳的声音,仿佛剑锋刺在了铁块上。

    防具?

    白夜立刻察觉,猛然后跃。

    “跑的掉?”

    男子哼着,再度提刀杀来。

    白夜面色微狞,一剑迎向那大刀。

    铛!

    软剑与霸刀相撞,但白夜可怕的蛮力并未让霸刀再进半寸。

    那人‘咦’了一声,白夜趁势一拳轰去。

    没了魂力,霜白神拳威力大减,但蛮力还在。

    咚!

    人被震退。

    这时,一记雄鹰之鸣响起,白夜身后的悬崖处响起一记清脆之声。

    “朋友!快上来!”

    这声宛如银铃,悦耳动听。白夜扭头一看,是一名穿着紫色衣裳的少女,衣服被鲜血染红,显然是负了伤。她坐在一只巨大的雄鹰上,朝白夜伸出精致白皙的玉手。

    白夜没有多想,立刻纵身跳到雄鹰的背部。

    雄鹰疾飞。

    “呵呵,跑?我看你们能往哪跑?”

    山路处的黑衣男子发出冷笑,他身后的人立刻上前数步,拿出弓箭,对着雄鹰一顿猛射。

    箭矢魂力凝聚,雄鹰体积庞大,中了数箭,哀鸣一声,朝下头坠落。

    “啊!!!”

    少女发出尖叫。

    白夜神情沉冷,一把抓住少女不堪一握的盈盈腰肢,一把揪住雄鹰的羽翼,保持住平衡,二人贴着雄鹰的身躯,坠于下头的山涧处。

    砰!

    雄鹰坠地,已奄奄一息,二人受其庞大身躯的缓冲,暂无大碍。

    白夜爬了起来,晃了晃脑袋,四周空无一人,暂时安全。

    旁边传来一阵轻微的呻吟声,便看那少女也起了身。

    少女显然摔得不轻,加上身负伤势,脑袋都是晕的,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姑娘,多谢出手搭救。”白夜抱拳道。

    “不必言谢,说起来你我算是扯平了,若不是你及时出现,引开了那群贼人的头子,我也没有机会召来雄鹰,逃出生天。”少女温婉一笑,声音柔美,但却极度虚弱,说上两句,便喘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