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怎么?你那废物儿子也来听课?他听得懂吗?”白河见状,趁机挖苦。

    “去看看。”

    白青山淡念一句,朝那边行去。

    “这位小友,你且接着说下去。”谷草抬起手来,止住沸腾的人群,示意白夜继续。

    白夜点头,旁若无人道:“人之魂力,以天魂产出,但魂力不过是一种人的能量,用于强化人的各个方面,如若人之肉身已经达到一个可怕的程度,即便魂力稀薄,战力依旧恐怖,谷大师,您说对吗?”

    “对个屁,你这个连魂力都没有的废物,你知道什么东西?还不快点给我坐下!”白穆怒道。

    “快点滚出去,这个地方不是你该来的!”白家子弟中不少人站了起来,冲着白夜大骂,一些人更是蠢蠢欲动,想上来教训他。

    他们这些魂修都没发问,这个天魂未觉醒的家伙倒开腔了,他们觉得很没面子。

    “闭嘴!”

    就在这时,白夜突然扭过头,冲着那些白家子弟低喝。

    这声虽然不大,但却浑厚沉闷,压抑无比,直让众人耳膜欲裂,脑袋嗡嗡作响。

    众人面露愕色,难以置信的看着白夜。

    这一声,好有气势!这是往日那个沉默寡言的白夜?

    但看白夜眼目滚圆,怒视着这些人:“你们还懂尊师重道吗?你们眼里还有谷大师吗?谷大师的课可以自由提问,但允许你们在这胡乱呱噪、肆意辱骂吗?你们真是丢尽了我白家人的脸!!”

    众人愣了,这些人本是在辱骂白夜不知规矩,胡乱提问,但现在却被白夜反过来教训,而且他还是站在大师的立场上,谁都不敢反驳。

    旁的谷草看了眼一脸激动的白夜,感觉自己好似被这小子当枪使了?

    白穆气不打一处来,起身对谷草抱拳:“谷大师,我等无心冒犯,还请见谅!”

    “无妨无妨。”谷草摆了摆手,并不在意。

    但白穆却没有罢手,他扭过头盯着白夜,冰冷道:“谷大师,也许您不知,此人并不是一名魂修者,我等让他住口,也是有原因的,一名未开启天魂的人,居然当着我们这么多魂修的面在这指指点点,这不是变相的侮辱我等吗?”

    “非魂修者?”谷草微微讶然,扭头打量白夜。

    “难道坐在这里听课,就一定要是魂修吗?”白夜反问。

    “是不是魂修不重要,只要你认为我所讲的东西对你有用,这就足够。”谷草道:“好了各位,都坐下吧,时间不多, 我们还是继续讲课。”

    但白穆依旧不死心。

    “谷大师,您大人大量,自然不会与白夜计较,但为了不影响其他人听课,我必须要将白夜请出去,否则,坐在这里的大家伙儿恐怕都听不进课了。”

    他径直走向白夜,神情发沉。

    “这不太好吧...”谷草皱了皱眉。

    白夜倒是神色平静,面对踏步走来的白穆,没有丝毫的慌张:“请我出去?可以,若你请得动,这课我可以不听。”

    “哦?”

    谷草来了兴趣,四周人也是兴致勃勃。

    白辰本欲上前阻止,但被白青山拦下了,白辰不解,却见白青山轻轻摇头:“看看再说。”

    白辰望向白夜,见白夜的眼神极为冷静,冷静的有些吓人,而他的姿势,也在悄悄的摆开。

    难道白夜有信心对付白穆?

    只见白穆气势一蓄,快步过去,伸手便朝白夜的颈脖抓去。

    “给我滚!”白穆大吼,手如鹰爪。

    白夜能感受到对方手掌上的凌厉,就像刀子一样,可是...速度太慢了...

    他步伐一扭,身子灵动的贴着白穆,避开那爪子,胳膊肘顺势撞向他的胸口。

    咚!

    白穆身躯后栽,摔在地上,四脚朝天。

    白夜的反应...好快!

    躺在地上的白穆愣住了。

    他回过神来,怒不可遏,猛然跳起,魂力发动,发疯般再度冲向白夜。

    白夜冷哼,瞅准弱点,身子一俯,轻松避开白穆的攻击,同时一掌拍向其胸,蛮力震去,白穆又摔入旁边的泥浆里,狼狈不堪。

    白夜闲庭若步,负手而立,根本就没有费什么力气。

    静。

    现场寂静一片,所有白家人如同石化般看着白穆。

    如果说之前白夜让白穆摔倒是轻敌的缘故,那现在该怎么说?

    “前段时间听说白夜一人挑了四名力魂境二阶之人!我还以为是瞎说的,看样子是真的...”

    “白夜何时变得这么厉害了?”

    白家人呐呐道。

    谷草连连点头,眼里充斥着欣赏之意。

    远处的白青山、白河等人神色各异。

    白穆从泥浆里爬起来,双目通红,如同野兽,还欲冲上去与白夜搏斗,但却被谷草喊住了。

    “小友,住手吧。”

    “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