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轰隆!

    大地颤抖起来,后方隆隆作响,扭头一看,只见老道魂力外放,将大地挖出一块小山包大小的大石,以气举上千米高空,继而挥气,朝白夜狠狠掷来。

    大石就像 天外陨石,朝这边坠落。

    白夜一个健步,踏上陨落的宫殿巨人身躯,直接朝那破碎的宫殿内冲去。

    咚!

    大石坠落,大地震颤,气浪宣泄,如炸弹爆裂,但却撼动不了宫殿巨人那庞大的身躯。

    庞大的宫殿巨人纵横交错,复杂不堪,白夜接着复杂的结构不断躲避。

    稍微离那邋遢道人远一些,便利用潜龙戒屏蔽自身气息,老道顿时失去白夜的踪影。

    白夜小心摸入宫殿内部,那邋遢道人飞冲而来,却未立刻冲进宫殿,而是左右扫视,找寻白夜的踪迹。

    白夜立在宫殿门口,见之未来,暗暗舒了口气,立刻朝里头窜去。

    庞大的宫殿被死龙剑劈成了两半,因此宫殿并非死路,白夜要逃也是轻而易举,不过如若逃出宫殿,可就无处躲避了。

    “好端端的,怎么遭了这么个疯老头子的追杀?是太子派来的吗?应该不会,如果真是太子的人,只怕在山口他就应当出手,又岂会等到自己逃了再追杀?而且那些甲士还都是死在这老头的手上...”

    白夜呢喃着,趁着那老道还 没发现自己,立刻朝宫殿的后方跃去。

    地上依旧是碎裂的尸体,这些人都是来别云山寻宝的,他们随着宫殿巨人一同埋葬在此,场面虽然恐怖,却也透露着一丝悲凉与无奈。

    这就是魂修的世界,为了好处、宝贝、魂技,人们可以不顾性命。因为每个人都明白,在这样的世界里,只有实力,才是生存的最佳保障。没有实力的人,要么苟延残喘,要么苟且偷生...

    但人还未走几步,一道亮光突然映入他的视线当中。

    “那是...”

    白夜愣了下,疾步跑去,却见那边的废墟中落着一个晶莹剔透的小旗子。

    这旗子通体雪白,仿佛是用银子打造,只有巴掌大小,看的仔细点,还能瞧见上头有一道道纤细的红线,将旗子整个儿缠绕起来 。

    “这是什么?”

    白夜拾起这旗子,四处张望了下,发现这是自己获得神月血府的地方,不过此处已经被毁,支离破碎的,已经很难看清原来的模样了。

    “或许是哪个魂修遗落下来的法宝吧。”

    白夜心思着,将这小旗子丢入潜龙戒里。

    人继续朝外抹去,同时也小心聆听着远处老道的动向,现在老道捕捉不到他的位置,但他却能清楚锁定老道的方位,毕竟老道大大咧咧,自言自语的叫喊着什么,根本没有隐蔽自己的意思。

    得想办法绕出去!

    白夜心思着。

    然而人刚朝前走,突然‘轰咚’一声,白夜吓了一跳。低头一看,原来自己的脚下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缝,一块大石坠入裂缝中。

    “哈哈,发现了!”

    那边的老道听到这一声,大喜过望,连忙冲来。

    不好!

    白夜心头一紧,立刻奔逃。

    他的速度不算快,毕竟带着软剑,也快不到哪去,那边的老道很快便锁定了白夜的位置,他御空而飞,速度极快,可怕的气刃凶狠砸来。

    “死!死!死!死!死...”老道疯狂的喊着。

    白夜仓促躲闪,但气刃砸在地上,能掀起

    大量魂力涟漪,撞在他的身上,好生难受。

    不一会儿,白夜的两边腰部便被魂力撞裂,鲜血染红了衣袍。

    好惊人的破坏力,光是余威就尚且如此,若是正面一击,饶是白夜肉身惊人,怕也得当场毙命。

    绝魂境者,果然非比寻常...

    这样下去,必死无疑!

    白夜眼神发紧。

    突然,前方出现了一个古朴的大门。

    是宫殿的建筑吗?

    他想也不想,一个健步冲了进去,反手将大门关上。

    “哈哈哈哈!老鼠钻洞了?简直是自绝后路,这一次看你还能往哪跑,哈哈哈哈...”

    老道大笑不止,抬起手来轰了过去。

    咚!

    他那唯一的手掌狠狠砸在大门上,发出惊天雷响,大门颤抖了起来,可...却未被轰开。

    老道愣了下。

    却不知大门的另一头,是死龙剑在盯着。

    白夜关上大门,立刻将死龙剑卸下,顶住大门的背面。

    这种遇强则强的剑,连绝魂境者都能秒杀,又岂会被绝魂境者损坏掉?

    老道人不甘心,又接连轰了几圈,大门也只是出现了些裂缝,根本没有被轰开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