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你这小家伙倒是胆子大,让师兄们走前面给你探路,你躲后面乖乖的,为师抱你进去。”

  玄清酒说着便不容置喙一把将洛清欢提溜进怀里,随后眼神往旁边一扫。

  刹那间,五个师兄便感觉到了一阵凉意,纷纷听话地排排站好,开始往一个接一个往底下走去。

  赵甜豆在玄清酒怀里扭了扭,有点不高兴地撅着嘴巴咕哝道:

  “师父,徒儿也想冲锋陷阵,给师兄们探路,你看师兄们多可怜。”

  话落,原本还有些幽怨的师兄们顿时精神起来,纷纷扬起笑容扭头看向赵甜豆。

  “不可怜不可怜,小师妹千万别觉得师兄们可怜,为小师妹探路,师兄们乐意着呢!”

  “对啊小家伙,你可不能有事儿,你现在是咱道观的吉祥物,是师父跟师兄们心头的宝贝疙瘩,你怎么能冲锋陷阵?”

  “没错!小师妹乖乖让师父抱,师兄们也就这点作用了,你要是抢了我们的活,那我们可就真的啥用没有了。”

  七师兄嘿嘿一笑,觉得自己说的很对。

  可他说完之后,其他四个师兄的脸瞬间就垮了,纷纷朝玄戒色瞪了瞪眼。

  你才没用,你最没用!

  一行人顺着冗长的小道一路往下,在火折子微弱的光下,他们发现这四周的石壁上都刻画着复杂又诡异的咒文。

  这种咒文是师兄们和小甜豆从未见过的,只能请教玄清酒。

  玄清酒扫了一眼就看出了其中乾坤,神色不禁变了变。

  “师父,这似乎是某种献祭咒文,这里怎么会有人会这种禁忌咒文?”

  玄黄在道法一事上格外好学,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会主动开口探讨。

  玄清酒闻言便是点了个头,这让其他几个师兄都变了脸色。

  小甜豆听懂了“禁忌”二字,知道这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便是乖巧地闭上小嘴巴,认真等着师父讲解。

  玄清酒深吸一口气道:

  “老四说的不错,这的确是百年前的一种禁咒,名为延年益寿咒。”

  赵甜豆一听便懂,同时拧着眉纠结起来。

  “师父,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吉祥的亚子,延年益寿,不是一种美好的祝福吗?”

  玄清酒见赵甜豆如此好学,便是宠溺地点了点她的鼻尖,随后接着严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