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风老寻着视线看去,先是看到了赵甜豆,老脸便是微微一颤,花白的胡子也跟着抖了抖。

  是那小女娃,就是那个把小主子的腰带和裤腰带一起扯掉,差点让小主子暴露的厉害小丫头!

  随后,风老才望向抱着赵甜豆的玄清酒,看了两眼后移开视线,又看了眼人群中,这才缓缓开口道:

  “那白衣男子,老朽倒是没什么印象,不过……”

  风老意有所指的往玄天几人的方向瞄了一眼,随后老脸严肃道:

  “不过那几人倒是有些眼熟,小主子才回归不久,也许对京城的近况不是很了解,那几人应该都有些背景,不知为何会做了道士。”

  楚观云神色一变,忍不住道:

  “看来那白衣道士不简单,他是那几人的师父,道观的观主。”

  “什么?年纪轻轻就成观主?”

  风老一时惊讶,差点惊呼出来。

  这边两人说了好一会儿,赵甜豆见了便是眉心一蹙,有些好奇道:

  “师父,那两个人在叽里咕噜些什么?徒儿好想知道。”

  玄清酒心说这妮子什么都好奇,什么都想知道,干脆时时刻刻放神眼们出去给她打探消息得了。

  谁知玄清酒这头刚这么想着,赵甜豆便已经付诸了行动,大大方方从兜里掏出了神眼小纸人,开口准备念动咒语。

  “天灵灵,地呜呜——”

  玄清酒吓一跳,连忙用手掌捂住了赵甜豆的嘴,这才把咒语堪堪捂了回去。

  “你这小家伙还真是手快最快,大庭广众下,咱们不要轻易暴露小纸人出去,很容易被发现不说,为师也不想你这丫头的天赋被太多人知道,要低调知道吗?乖乖的,好好在为师怀里待着,一会儿咱们就回天宝阁吃满汉全席。”

  一听要吃满汉全席,赵甜豆便是不再闹腾。

  但她余光瞥见小哥哥和他的那位剑爷爷还在叽里咕噜的说着话,便是好奇之心止不住。

  “徒儿只是觉得他们二人看了徒儿跟师父好几眼,估计肯定是在说咱们的坏话!”

  大舌头烂嘴巴,背地里说人坏话是要烂舌头的!

  小哥哥长得这么好看,应该不会说甜豆的坏话。

  但师父的坏话就不好说了。

  玄清酒要是能听见赵甜豆的心声,怕是要当场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