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林霞当家庭主妇的这些年,可谓是练就了一身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功夫。

    来到河边,三下五除二就把兔子剥了皮,开膛破肚,取出不能吃的内脏放置一边。

    把洗干净的兔子用树叶包起来,又把野鸡割喉,放干净了血。

    野鸡是要用开水烫过再拔毛的,只等着回去烧开水再处理。

    兔子皮是完整剥下来的,林霞也没浪费,把兔子皮清洗干净,回去晾晒出来,以后留着给闺女做衣服穿。

    一番忙活后,苏糖和苏国栋一起去把内脏扔去远点的地方,以防野兽闻到鲜血的味道靠近,顺藤摸瓜摸到他们的草棚了。

    那半夜少不了又是一顿鸡飞狗跳。

    三人带着兔子和野鸡回来时,苏见远已经把火堆生起来了。

    小福正蹲在火堆前,小心翼翼的用一根细长树棍戳着火。

    “阿母!阿姐!你们回来了……”

    看到苏糖三人回来,小福立马扔了棍子,拔腿冲向苏糖,一脸的殷勤。

    “有要我帮忙的吗?阿姐,我也可以干活的!”

    苏糖一脸疑惑,这小狼崽子,怎么跟昨天反差那么大?

    难道他也被人魂穿,占了身体?

    苏糖本想说让他等着吃就行,但看到小福那双亮晶晶的眸子,随口道:

    “那你就去看着火,别让火灭了。”

    其实苏见远烧火的技术很好,木头都是架好的,不用小福看着也不会灭。

    “好的阿姐,我这就去。”小福屁颠屁颠就跑去火堆前面继续蹲着。

    身后的苏国栋和林霞对视了一眼。

    见鬼了,这小狼崽子转性了?

    两人也没多想,他们当然希望便宜儿子乖一点,不怀疑他们最好,这样他们也不用装得那么辛苦了。

    林霞开始烧水,给野鸡拔毛。

    苏国栋和穿越前一样,给老婆打下手。

    苏糖看了一圈,没看到两个哥哥的身影,走到火堆旁问小福:

    “阿兄们呢?”

    “大阿兄说,要做一些陷阱,防止野兽半夜袭击我们,叫二阿兄一起去做了。”小福仰头老实的回答。

    他现在也不再怀疑阿兄做的陷阱是无用功了。

    今天的四个猎物已经让他心服口服。

    以后谁说他阿兄是废物,他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苏糖点了点头,记起今天早上大哥说过这件事。

    此时太阳已经快落山了,正挂在山顶上,像是大山戴了一个红色的帽子。

    夕阳下,青烟升起,一家人忙碌着生火做饭,日子竟比穿越之前还要充实。

    苏糖过来帮忙,才发现他们家现在连个像样的厨具也没有,烧水也只能用破口的碗,一碗一碗的烧。

    看来明天得想办法弄点厨具,锅碗瓢盆什么的。

    不然这肉有了,吃饭却是个问题。

    烧好了开水,就用藤蔓编织的箩筐,铺上几层厚厚的大树叶,当做大桶,把野鸡浸泡在滚烫的开水里。

    不过多时,林霞就手脚利索的把鸡毛拔了个干净。

    “老婆,辛苦了。”

    苏国栋适时的递上一块从兽皮裙上割下来的兽皮,给林霞擦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