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翌日一早,苏糖依旧是被精神抖擞的幼崽们用湿漉漉的舌头舔醒的。

    她黑着脸去水缸里舀水,把脸上残留的已经硬梆梆的口水洗干净。

    出了昨天的事情之后,她可不敢再单独去河边洗漱了,虽说警告了狼奎,谁知道狼奎会不会听。

    洗完脸,又做了五人份的土豆泥,把幼崽喂饱了,这才摆脱了幼崽们的舌头攻势。

    吃饱喝足的幼崽睡回笼觉去了。

    等苏糖忙完,一家家子早已经起床。

    早饭还没做,林霞先是把几人都召集起来,商量野猪如何处置。

    “这头野猪这么大,不等我们吃完就坏了,现在也没有盐做腌肉,不能保存太久,你们有没有什么想法?”

    林霞看了眼众人。

    当然,重点是问苏见远。

    这野猪毕竟是他抓回来的。

    “那就多吃点呗!趁野猪坏之前吃完它。”苏见远想也不想就回答。

    众人:“……”

    林霞满头黑线,她真是不该问这小子。

    “阿母,我也不懂怎么保存肉,我都听你的。”苏糖依旧是老妈眼里的乖宝宝。

    苏识微和苏国栋也点头,表示赞同苏糖的话。

    “我也听阿母的!”小福也赶忙插了一句嘴。

    他还有些不解,以前家里大大小小的事不都是阿母做主吗?阿母今天怎么还问大家的意见。

    奇怪虽奇怪,小福也没有多想,以他的脑袋瓜子他也想不出所以然。

    见大家都这么说,林霞开口道:

    “我是这么想的,留两天的量在家,剩下的就先还给狼奎,等还清了猎物他还敢来纠缠糖糖,老娘就把他腿打断!”

    因为这个事,她昨天一夜都没怎么睡好。

    小福闻言,身子忍不住抖了抖。

    怎么突然感觉阿母比森林里的野兽还凶残呢?是他的错觉吗……

    林霞看向大家,“反正老二天天都去狩猎,我们也有果子吃,暂时饿不着,你们觉得呢?”

    她虽然脾气大,但家里的事情一向都是商量着来。

    此话一出,众人连连点头赞同。

    “我觉得行!”

    “可以,早日还清了好。”

    苏见远和苏识微兄弟二人率先发表意见。

    他们都不是不讲理的人,欠人家的东西就还,他们又不是还不起。

    “老婆,那我等下帮你把野猪分了。”苏国栋讨好的道。

    苏糖转头问小福,“小福,你还记得咱们家收了狼奎多少猎物吗?”

    小福摸了摸后脑勺,仔细的回想了一下。

    “我们来这里三个月,狼奎几乎每隔几天都会来一次,每次都送半头黑牛那么大的猎物……”

    听完小福的话,苏糖粗劣计算了一下。

    这三个月里,阿糖逃了两个月,狼奎就送了一个月的猎物,算他三天一次,一次两百多斤。

    一共便是两千多斤的猎物。

    这对于兽人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也不怪狼奎对自己纠缠不休。

    就好比男人给女人送了包包金银首饰,对方父母已经同意两人结婚,结果他手还没牵到人就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