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绍尔警惕地提防周围,这里是首领的精神世界,多半有克劳特也熟悉的事物,虽然克劳特并未表现出太过激动的情绪,但结合这一连串的事情,除非是铁石心肠,否则,一定会受到影响,这时候,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关注周围不寻常的动静,以一名局外人的身份,提醒克劳特。

    几步后,克劳特站在婴儿床边,他眉心紧锁,盯着昏暗的窗内,目光略微出神。

    “怎么了?”绍尔问。

    周围没有动静。

    “是个死婴。”克劳特瞥了一眼绍尔,继续说道:“脖子处有明显的掐痕……”说着,他将右手张开,慢慢伸了过去。

    绍尔打算继续询问,但此时,屋外已经漆黑一片,似乎唯一的光亮也随之消失,他的心中涌起不详的预感。

    微弱的光束从上方的缝隙落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出现在了屋顶。

    光束并未将房间完全照亮,但许多地方变得清晰起来,例如,克劳特所站的位置。

    绍尔定睛看去,视线却被窗外扭曲蠕动的黑影所吸引,诡异、神秘又危险,这些黑影给他的感觉,正如之前在阶梯空间中遇到的蠕动血肉。

    难道这里也有?

    他心想。

    深吸一口气后,他收回目光,重新让目光落在克劳特身上。

    此时,克劳特双手伸出,做出掐婴儿的动作,只不过,他表情平静,不像正在行凶,反倒是在验证什么。

    “是纳文。”克劳特双手收回,看着婴儿床的目光略带悲伤。

    “但纳文不是活下来了么?”绍尔对这些过去的事情并不了解。

    “掐痕与我的手掌完全吻合。”克劳特转头看着绍尔。

    绍尔明白了克劳特的意思,问道:“如果这里是精神世界,那么,这意味着……你的妻子认为是你……害死了纳文?”

    如果是这样,那么,克劳特的妻子当初不告而别,也显得十分合理。

    克劳特没有回答,也没有点头。

    绍尔移开视线,忽然,他发现墙边多了一些画框,他清楚地记得,这些画框在进屋的时候并没有。

    他眨了眨眼,走上前观察。

    棕黑色的画框内,正是克劳特一家三口的温馨画面,其中克劳特抱着还是婴儿的纳文,他的妻子站在身侧,只是,不知为何,这幅画有一个凸起的气泡,似乎装入画框的时候,并未将画纸压平。

    他想了想,伸出右手食指,轻轻按压气泡。

    此时,克劳特也走了过来,看着画框。

    绍尔将画纸压平,惊讶地发现随着气泡被压瘪,画面的内容也改变了一小部分,然而,只是这一点改变,让原本温馨的画面,变得渗人,怀中抱着纳文的克劳特,整个人的模样完全扭曲,如同一個怪物,同时,一旁的妻子,眼神也随之改变,变得充满恐惧,甚至,还仅仅只是婴儿模样的纳文,眼神也由清澈变得绝望。

    克劳特盯着这一副画,张了张嘴,似乎想解释,但略微迟疑后,又将其咽回肚中。

    绍尔右手收回,画中的内容再次变得温馨。

    “那边还有。”

    他指了指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