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仪式上的惩戒倾向于消除。”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艾华斯一只手垫在法之书下面、慢悠悠的说着:“如同牧师对亡灵的惩戒,也被称为‘驱散’。这个词原本的含义是放逐,因为人们认为尸体是不净的、本身就有诞生亡灵的可能,而杀死罪人无法彻底结束这种罪恶——让它永远消失才行。”

    而法之书漂浮在艾华斯的手心之上,艾华斯的另一只手对准摊开的书页、上面有极为复杂的法阵自行悬浮了起来。

    它里面储存的仪式,让艾华斯不需要在地上刻画复杂的仪式阵、而是自己提供。而它里面也提供了“第一次”的仪式……也就是说,艾华斯每次举行第一个法之书里面记载的仪式都不需要材料。

    目前艾华斯一共得到了五个仪式。

    他决定用其中一个来处决掉沃尔夫拉姆,彻底根除隐患。

    “所以,我要彻底消除你,沃尔夫拉姆。”

    艾华斯宣告道:“而且你自己就会同意的。”

    沃尔夫拉姆因重力而涨红了脸,沉默的瞳孔中满是讽刺。

    “别急,”艾华斯慢悠悠的说道,“听我说——

    “——你相信自己的意志与勇气吗?”

    他说到这里,看了一眼梅林。

    看着兴趣盎然的梅林,艾华斯就知道梅林已经知道这是哪个仪式了。

    于是艾华斯直接宣告道:“这是伟哲亲自设计的仪式,祂给无法拥有智慧、却仍然想要得到智慧的凡人留了最后一条路。让除了勇气之外一无所有之人也能得到智慧。

    “我将刺瞎伱的右眼,斩断你的右手,刺穿你的心脏。以你全部的生命与灵魂作为献祭,将你献祭给未来的你自己;此刻的你给下一秒的你、下一秒的你给再下一秒的你——这种献祭基于环天司的力量,它是无限循环的。你自己就是大巫师,应该能读懂这个仪式。

    “你将会看到世界一切奥秘——全部的知识、秘密都会涌入到你的思维之中。你能坚持越久、就能得到越多的智慧。

    “如果你能坚持九天九夜,那么你就将得到世界一切真理。直接成为伟哲的使徒、得到堪比天司的力量。而如果你坚持不到那个时候,你的灵魂将会在仪式的循环压力之下被泯灭。这就是法之书给予我的知识。”

    艾华斯看向沃尔夫拉姆,平静的说道:“你也听到了,梅林就站在我们这边。在他的看护之下,你是无法通过你之前的设计复活或转生的——当然,你也可以就此接受死亡,然后看看熊天司是否会接受你。

    “你同样也可以选择接受试炼。梅林将会告诉你,这项试炼是不是真的。”

    “这的确是真的。”

    听到还有自己的事,梅林便凑过来严肃的开口道:“我以伟哲的名义发誓,这个仪式是真实的。并且艾华斯也没有遗漏分毫——甚至有人已经通过这项仪式、得到世界一切真理并成为了伟哲的使徒。而且他自己就是一位巨人……也是目前那些北地巨人所信奉的使徒。”

    梅林此言非虚。

    那个使徒的名字叫做“奥丁”。

    因为他是唯一通过伟哲试炼、得到世界真理的使徒,因此他也与伟哲一样沉默不言、并且与伟哲一样都是独眼。也正因如此,他通常作为伟哲的影子而存在,也会有人将他的存在与传说同伟哲进行混淆。

    “那些北地的巨人们一直在寻找这项仪式,但是他们始终找不到。而它此刻就在我手中。”

    艾华斯宣告道:“我将赐予你奥丁之试炼。

    “如果你同意,就眨两下眼;如果你不同意,就眨一下。”

    沃尔夫拉姆沉默了一会,眨了一下眼。但只是微微一顿,他就又眨了一下。

    ——艾华斯就知道,他是不会拒绝的。

    原因很简单。

    因为沃尔夫拉姆已经老了,而他一事无成。

    至高天厌恶逃兵与俘虏,鼓励死战不退的勇气。而他从少年时期就被关押,直到几十年前才逃狱。他这一辈子除了被关押之外,就没有做过什么事。为了得到越狱的力量,他甚至将自己的职业转成了威权道途的受缚者。

    而在逃走之后就在鼓捣高贵之红结社,最终也没鼓捣出什么结果。

    在原本的世界线中,高贵之红一直在给阿瓦隆惹麻烦,甚至直接摧毁了阿瓦隆——尽管那是星锑人的阴谋、但其中高贵之红也是重要的棋子。如果是基于“取悦熊天司”、“向阿瓦隆人复仇”的最初目的,其实高贵之红已经算是取得了基本胜利。

    ——至少沃尔夫拉姆自己得到了胜利。

    但因为艾华斯的干涉,高贵之红简直就像是个小丑一样。

    他们什么都没做到,如今就要彻底被消灭了。而就算沃尔夫拉姆能逃出去,他恐怕也来不及再重新组织一个新的高贵之红了。

    如果能得到法之书或者神圣实体,那还可以说是大功一件。

    但现在的话……

    艾华斯只是注视着他的眼睛,就能看到沃尔夫拉姆的恐惧。

    他在恐惧自己被熊天司所厌弃。他恐惧自己变成没有用、没有力量的游魂。

    哪怕知道这是陷阱,他也绝不会再放弃。

    ——或者说。

    就因为艾华斯当着他的面,提出了这个“具有死亡风险但一旦成功就能获得巨大收益”的提议,他就绝对不可能再拒绝了。

    因为如果这时他再拒绝,就等于选择了懦弱。

    那样熊天司依然会对他的灵魂感到失望。

    而就算他通过了试炼,也会因为知道太多东西而被伟哲亲自约束。

    无论结果如何,在艾华斯提出这个意见的时候、结果就已经被确定了。

    梅林看向艾华斯,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这孩子……是真的有点狠啊。

    “呵呵呵……”

    艾华斯发出了意义不明的笑声,伸手按在了法之书上。那仪式阵闪耀着更为璀璨的紫色光芒。

    “那就给予你试炼吧。”

    他低沉的说着,紫色的光辉转为湛蓝。

    仪式的力量将巨人王子的右眼、右臂化为虚无——如同艾华斯最初所说的一样,仪式将它们作为祭品而“消除”了。

    “——我拜请伟哲,圣数为四之神,目见真理之神,沉默不言之神!”

    而在此刻,艾华斯的右手抓住一直站在自己身边的夏洛克后颈,扬声诵念:“我主持奥丁之试炼!”

    法之书的力量省略了一切繁杂的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