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位于旧伊斯特米尔国的东部——唱鲸海和魔之海域中间的海洋上的孤岛。

    曾经只是礁石的那座岛,因为一位魔女而同时成为存在于春夏秋冬的魔法之岛。

    四季岛——它的存在本身就是与世界隔离的利法姆的庭院。

    人类无法进入那片土地,连航行在唱鲸海的船只都无法接近或看到,是完全隐蔽的空间。

    那也是持续追究魔法的利法姆的研究的暂时。

    但是——。

    “……没想到,竟然有个魔法师,硬是把这座岛的结界挖开了进来……真是不可思议啊。”

    在四季岛上空飞翔的利法姆面对着眼前飞翔的存在露出了半吃惊的表情。

    “我才吓了一跳呢……没想到现代居然还有这样的魔法师……呵呵,世界真大啊。”

    全身覆盖着红色连帽长袍的魔法师一样的存在——

    从他的声音可以看出是个男人,但由于面具遮住了脸,无法读出他的表情。

    但是,利法姆从“眼睛形状纵横十字组合的奇妙面具”的情报中迅速察觉到它的存在,于是再次说出了这个名字。

    “贝里多……是吗……你……”

    “咦?你认识我吗?我和你应该是第一次见面……”

    “我有个知己被你害惨了。”

    “哦!这很有意思!哼……难道那是红发的勇士?”

    “红发?”

    “咦……不是吗?”

    “……不……大概是吧。”

    因为洛亚是白发所以没能马上系上,不过瑞法姆记得曾经听说过洛亚原本是红发。

    妹妹玛娜也是红发,应该没有错。

    “赖芬里夫……他变强了吗?”

    “嗯,恐怕会让你大吃一惊。”

    “是吗……呵呵……哈哈!”

    贝洛亚德放声大笑。

    与此同时,一种不祥的魔力从他的身体中升起。

    (魔兽的魔力……和洛亚说的一样。)

    贝里多的研究是以魔兽为基础的……这种魔力体现了这句话。

    但是,利法姆依然保持着平静的表情。

    “那么……如果满意的话,就请您回去吧。”

    “那可不行,我对这座岛很感兴趣。”

    “这里是我的岛……所以你放弃这个兴趣吧。”

    “嗯……我对你也产生了兴趣。这座岛的地下……你在做什么呢?”

    “……………”

    沉默……然后互相瞪视。

    不久彼此的魔力更加高涨开始摇晃四季岛。

    “你不想退吗?”

    “我只是为了我的愿望做我该做的事。”

    “……那个愿望不是借助别人的力量也能实现吗?”

    “话说……以前好像有过这样的事,不过我已经忘记了。”

    “是吗……”

    利法姆使其身体变化成半精灵体。

    羽衣一样的火焰展开,那头发放出燃烧般的红光倒立着。

    更有甚者,手腕和脚上还缠着翅膀一样的火焰。

    “……呵呵……那种力量……真有意思!我越来越想检查你的身体了!”

    “很遗憾,你不喜欢,我拒绝。”

    “那就只有用力了!”

    “执拗的男人会被讨厌的!”

    彼此放出的魔法激烈碰撞,四季岛的上空充满了耀眼的光芒。

    一小时前——四季岛出现了搜索完“四人三贤人”最后一人塞弗伊·卡尔梅的法雷的身影。

    为了收拾亡都国的政治混乱,他委托利法姆搜索失踪的塞菲耶——结果成功地找到了。

    作为代价,法雷把祖父大贤人埃格尼乌斯的研究情报交给了他。

    “那么……塞菲厄这个人是什么样子?”

    在魔女馆内的沙龙里,利法姆、他的弟子亨利、原弟子、魔法师组合头阿兹夏,还有法雷一边喝茶一边谈笑。

    “可是……他根本不听,或者说完全无视我的意见……现在,外公正在继续说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