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晚饭后,楚昊宇婉拒了耿家乐更换住宿的提议,他们仍回到原来宾馆休息,耿家乐将楚昊宇他们送到宾馆门口,临分手时,两人约定明天去耿家乐办公室谈谈。

    耿家乐坐上车后,他打电话叫公司顾副总,去他海边的别墅商量事情。

    耿家乐回到别墅不久,顾副总就到了别墅,“耿董,您这么紧急地叫我来,是出了什么事吗?”。

    耿家乐笑笑,他指指沙发说道:“坐吧,我叫你来,主要还是因为投资的事?”。

    “投资的事?,您找到合适的地方啦?”顾副总惊讶地问耿家乐。

    耿家乐摇摇头,“没有,是清远市的楚昊宇来滨海市了,今天晚上我们在一起吃了饭,他此次是代表清远市来的,其目的是想我们再次回清远市投资”。

    “董事长,我觉得这事我们应该慎重,前不久的举报事件,除了经济损失不说,另外给我们公司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如果我们再回去投资,会不会再次碰到类似的问题发生?”顾副总顾虑重重地说道。

    耿家乐微微叹口气,“世上哪有两全之法,公司扩产迫在眉睫,自从撤资后,迟迟没有合适的地方,合适的条件让我们建厂,如果再悬而不决,公司很有可能在以后的竞争中,失去优势。基于这些方面考虑,我们选择地余地不是很大,所以,楚昊宇这次来,我们不妨就坡下驴,重新回清远市去投资”。

    “那我们也不能轻易答应他,我们认为应该给清远市多提点条件,在他们答应后的基础上,我们才考虑回去投资。”顾副总向耿家乐建议道。

    耿家乐摆摆手,“你这个想法是错误的,如果我们做了,会落人口实,这样会令我们公司,在清远市群众的印象当中,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形象。不过,有一点我们可以要求一下,那就是贷款问题,这个必须在我们重新签约后,答应我们的贷款必须要下来”。

    顾副总点点头,他问耿家乐,“那他们还是按原来地速度办理怎么办?”。

    耿家乐笑笑,“不会的,从现在的形势上看,他们盼着我们回去,所以我相信他们会答应这一点,这对清远市来说,无非就是把贷款办快点就行。我与楚昊宇约定明天在公司办公室见面,会谈时,你把这个问题向楚昊宇提出来”。

    耿家乐随即又说道:“今天你早点回去休息,明天上班后,就去我办公室,我们一起与楚昊宇面谈”。

    顾副总点点头,他起身与耿家乐告辞,“董事长,那我先回去了”。

    ······

    第二天上午,楚昊宇应耿家乐的邀请,带着宋小玉他们一起来到鸿兴电子的办公大楼,耿家乐亲自在楼下来迎接楚昊宇一行。

    他们来到耿家乐的办公室坐下后,楚昊宇开门见山,面带微笑地问耿家乐,“耿董事长,我昨天谈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