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叶观无疑是在杀人诛心!

    君御等人皆是暴怒,为首地君御更是怒不可遏,气息涌动,大手一握,就要动手,但却被他身旁的秦昊阻止,秦昊盯着远处的叶观,“你现在动手,就会得罪所有帝族与仙宗。”

    君御脸色无比难看,如同上坟。

    秦昊沉声道:“他就是故意激怒你,莫要着他的道。”

    君御死死盯着远处叶观的背影,“他与那第一族族长必定是在里面获得了什么。”

    秦昊笑道:“你放心,道智他们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他若是不放点血,道智他们是不会罢休的,而且,他极有可能引火上身,毕竟,成帝的诱惑实在是太大太大了,不是他三言两语就能够忽悠与震慑住的。”

    君御没有说话,只是双目死死盯着远处叶观一行人。

    远处,叶观突然转头看向那燃烧肉身与灵魂的帝凌,笑道:“你也来。”

    闻言,帝凌连忙跟了过去。

    叶观又看向第一靖昭,“你帮我盯着他们。”

    第一靖昭点头,“嗯。”

    叶观带着众人朝着远处走去,他身旁的道智与帝凌等人默默跟着,而且,大家都落后一个身位。

    他们可不是那君御,即使眼前这位没有修为,但是该尊敬地还是得尊敬。

    这其中,帝凌最为显眼,毕竟还燃着肉身与灵魂。

    叶观突然道:“我在燧明遗迹内得到了一个秘密,一个如何成帝的秘密。”

    此言一出,石破惊天!

    道智等人皆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叶观。

    帝凌也是惊愕地看着叶观。

    叶观掌心摊开,一缕帝源出现在他手中,他笑道:“这就是那成帝秘密。

    “帝源!”

    这时,那牧家的家主牧榛突然颤声道。

    叶观转头看向牧榛,有些诧异,“你知道?”

    牧榛颤声道:“先先祖有记载过,此物乃是成帝之关键,属于青铜地宫内,但,先祖曾下过死令,任何人不得进入青铜地宫。”

    说话间,他双目死死盯着叶观手中那缕帝源,目光之中毫不掩饰着贪婪。

    在他身旁的牧款提醒了他好几次,但都没有用!

    成帝啊!

    牧榛双手紧握,已经想要动手了。而其余的人也与他差不多,因为帝源出来后,他们明显能够感觉到蕴含了一种他们从未见过的能量。

    直觉告诉他们,他们若是有此物,他们极有机会能成帝。

    一时间,场中气氛突然间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无形的杀意弥漫!

    场中最清醒的有三人,其中一人是帝凌,虽然他的心脏也在加速,但他还是低着头,恭敬地跟着。

    他脑中只有一个信念,叶少是天!还有两人清醒,正是那道尘与牧款,因为他们很清楚,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即使得到眼前这帝源,他们也不可能成帝。

    而叶观却依旧慢慢缓步而行,似是没有感受到他们的杀意一般。

    见到这一幕,那道尘与牧欶皆是一惊,暗道不好:这观帝是故意拿出此物,他在钓鱼执法!

    念至此,牧欶与道尘几乎是同时硬生生拉住了自家的族长,玄气传音提醒。

    而在得到他们的提醒后,那道智与牧榛这才变得清醒一些,他们目光从那帝源身上转移到了叶观身上,当见到叶观跟个没事人一样时,他们心中顿时一惊,随即冷汗就流了下来。

    这位观帝故意拿出这个出来是做什么?

    细思极恐。

    而那神雍等人虽然强行压制自己那颗躁动的心,但目光还是灼灼的盯着叶观手中的那缕帝源!

    就在这时,叶观突然将那缕帝源递到帝凌面前,“帝凌族长,这个给你。”

    所有人直接懵了。

    帝凌也是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叶观,“这……叶少……我….…”

    叶观直接将帝源放到他手里,“收着吧。

    撲通!

    帝凌突然直接跪了下来,趴伏在地,痛哭流涕,“多谢叶少。”

    他如此激动,倒不是演的,而是发自肺腑!

    帝源啊!

    这就好比世俗之中的一个普通人,突然认了一个大哥,你帮大哥挡了一刀,然后大哥给你一张卡,说里面有一个亿,你随便花.….…

    他怎能不感动?

    超出预期的收获,谁都会感动的。

    而其余的人见到这一幕,都愣住了。

    这就给了?

    那帝源如此神物,就这么轻易给出去了?

    叶观扶起那帝凌,然后看向那道智等人,笑道:“诸位,这就是燧明遗迹深处的秘密,我已经说完了,诸位散了吧。”

    说完,他带着身旁的帝凌转身离去。

    “观帝!”

    这时,那道智突然开口。